高安财经网

当前位置:

流亡5333天后警方承认错案通缉犯申请国家赔偿

2019/11/10 来源:高安财经网

导读

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(实习记者 陈卿媛)出国考察期间温州商人金锦寿被通缉,在海外流亡5333天。警方终究确认这是错案,撤销了刑事案件,消除

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(实习记者 陈卿媛)出国考察期间温州商人金锦寿被通缉,在海外流亡5333天。

警方终究确认这是错案,撤销了刑事案件,消除了金锦寿的刑事拘留措施。

2017年9月15日,金锦寿向最高检申说,要求国家赔偿。

流亡5333天后警方承认错案通缉犯申请国家赔偿

合法出国期间得知被通缉 15年流亡海外

如果没有那场意外,金锦寿本是个春风得意的温州商人。

金锦寿原为温州市龙湾顺生箱包厂法人代表,上个世纪90年代,这家厂子生产的箱包,曾经在北美和欧洲热销。

2000年春季,金锦寿到欧洲考察业务,其间意外得知,自己被温州市公安局龙湾辨别局通缉了,称其携款叛逃,罪名是职务侵占。

金锦寿在国外得知这个消息后惊骇万分,他自知没有犯法,但出于安全上的斟酌,他没敢回国,就这样留在了西班牙。

他说,15年间,每天在恐惧中过着没有尊严、没有人格、没有自由的生活,有国不能回,有家不能归,连电话都不敢打。

金锦寿回想说,最初的日子是最艰苦难熬的。

由于是通缉犯身份,我不敢出门,整天呆在窄小的出租房里,靠妻子在商店里卖鞋维持生计。

1年后,我才壮着胆子去饭馆里打工,但因为年龄大,没有外语能力,受尽欺凌。

多年以后 警方纠正错案撤刑拘

2014年,温州龙湾公安机关在实行一项行动的进程中,翻出了尘封15年的档案。

这一看,办案人员发现了问题。

起草于2014年12月5日的呈请撤消案件、消除刑事拘留报告书显示,办案人员经过重新调查认为,金锦寿案系经济纠纷,属于民事法律关系,应归民事法律调剂,不应纳入刑事法律范畴,所谓的“携款”、“叛逃”均证据不足,也没有足够证据证实其有非法占有资金的目的,因此不构成职务侵占罪。

当天,龙湾公安分局领导签字同意撤销刑事案件、消除对金锦寿刑事拘留的决定。

金锦寿在西班牙接到了龙湾警方的电话,告知他案件撤消了,可以回国了,这位民警还建议他从温州龙湾国际机场入境,由于网上通缉令需要本人到温州签字后才能消除。

2014年12月19日,金锦寿从温州龙湾国际机场入境。

“亲朋好友都在机场迎接我。我终究回家了!看到他们我百感交集,当时就落泪了。失事的时候我儿子刚满18岁,现在都是33岁的中年人了!”

从2000年4月26日警方签发刑事拘留证,到2014年12月5日警方撤案,整整5333天。

人虽然回来了,但各种损失难以弥补。

“我出事后,企业无人主持,大量应收款无从管理。通缉令发出不到一个月,我的经营性资产被人以188万元拍卖掉,而据温州市审计事务所评估,(1999)年就价值360万余元。后来我注册的商标也过期了,以后被他人抢注了。”

“更让人痛苦的是,1纸刑事拘留证让我丧失了15年的自由,不能享受人伦亲情,精神遭受折磨伤害,至今连信用卡没不能办,悲剧一生难以翻转!”

日前向最高检申述 要求国家赔偿

2017年9月15日,他申述至最高检察院,要求国家赔偿。

金锦寿认为,根据国家赔偿法第17条规定,侦察机关在行使职权时,违背刑事诉讼法规定对公民采取拘留措施的,侵犯人身权,受害人有获得赔偿的权利。

他根据当地的人均收入和蒙冤天数等情况,要求赔偿违法采取拘留措施赔偿金 1292185.9元,精神伤害抚慰金60万元,当年的回国机票损失4800元,经济损失3602622.59元。

他认为,警方批准刑事拘留、签发拘留证即已采取拘留措施,签发了拘留证,不管犯罪嫌疑人是不是实际到案被羁押,都已经对公民的人身权造成影响。

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