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安财经网

当前位置:

与情人提前过情人节去开房在酒店却碰到老公和一个女人在退房

2019/11/07 来源:高安财经网

导读

步出了凤栖宫,她朝扶着自己的人性:“我想一个人走走,你别随着了!”“小姐!”语气,尽是心疼。云苏回眸一看是无夜,她失魂落魄,皇帝居然

与情人提前过情人节去开房在酒店却碰到老公和一个女人在退房

步出了凤栖宫,她朝扶着自己的人性:“我想一个人走走,你别随着了!”

“小姐!”语气,尽是心疼。

云苏回眸一看是无夜,她失魂落魄,皇帝居然要无夜送她回宫,给一巴掌再给颗糖吗?她怕她不消化!

后面,铃儿带着丫鬟们远远随着,见他们停下了脚步连忙跟上来,她扶了云苏的手,“小姐?”

这个称呼,比那句娘娘听着舒心许多,她朝丫环们道:“你们先回宫吧!”

将众人遣散,只余他们三人,她也没说话,只是一路的走,铃儿与无夜对望一眼,都不知道这是怎样了?

按理说,小姐刚刚晋了位份,该是高兴的!

无夜沉默,对铃儿投来的询问眼神没有理会,只是让她没必要着急。

今夜,皇上在凤栖宫摆宴,宫妃无一不至,大批的奴才都拥在那边,这皇宫凋零了许多,无人最好!

在1处假山下站定,云苏望了望他们2人,问道:“你们可愿跟随于我?”

两人面面相觑,无夜苦笑,“小姐,这话问得好生疏!”他与铃儿都是自小跟她,三人虽是主仆,感情却胜亲人。

“我是说,我若要逃出宫去!”云苏的语气极为坚定。

铃儿吓了一大跳,脸都白了,她拽住了无夜的衣袖才强自镇定,“小姐?”极不敢相信。

云苏看着无夜,无夜凝神道:“小姐可想过,往哪里去?天下之大难道王土,何况云家……”他住了口。

“云家怎样?”云苏执着相问。

无夜叹了口气,“云家的权势,小姐想必也知晓,臣子权势太大,做君王的没有不忌惮的!一旦忌惮,那便是费尽心机的夺权。自古,被夺权的权臣,下场都不好!”

无夜说得隐晦,这样的事,从来没有跟小姐提过,她心性单纯又羸弱,怕吓着了她,如今见她心性变了,才敢说。

皇帝对她的宠,是为了稳定云家之心吧?瞧着他对云轩也是极好的!

“无夜,皇帝对云家,可有动作?”

无夜皱了眉,低声道:“动作倒没见,可是忌惮之心是绝对有的。”他聪明,跟在皇帝身边,多少都能有所耳闻。

“权臣之女,后宫宠妃,如何逃走?”云苏也嘲讽1笑,回眸又生出几分倔强来,“有志者,事竟成!”

她若想要逃,总会有机会的!

铃儿抬首,倔强1咬牙,诚恳道:“小姐,总归铃儿是随着你的,是生是死都不会背叛了你!”

握了握她的手,很多时候不需要太多言语。

无夜凝着眉眼站在一边,冷静地看着两个女人无声的约定,伸手握住两人交握的手,三只手不一样的温度紧紧相牵,他甚么都没说。

云苏笑了,铃儿也笑了,很甜很甜。

早早的。

清妍叫了她起床,说是本日皇后第一次被宠幸,各宫妃子该去凤栖宫道贺。

昨夜睡得太晚,她有些迷迷糊糊,那闹钟般准时的生物钟,开始渐渐不灵敏,她也开始疲倦起来,尝到了耐床的美妙滋味,便舍不去那温暖的被窝。

朦朦胧胧起身,“不是说,可以不去请安吗?”那次,皇帝说的。

清妍撩开帷帐,“娘娘,今时不同昔日了,皇后娘娘得了皇帝宠幸,她的身份不比之前,而且皇上昨晚已下令让皇后掌管后宫。”

昨晚,他宠幸她了吧?

云苏下了床,第一时间奔入脑海的,是这么1句。

她甩了甩头,“给我梳个简单的发式吧,我觉得头疼!”

那发式是按照她的要求梳的,简简单单的挽了一下,脑后垂了一大缕的头发,头上只别着一根翠玉簪子,盈盈的碧光很是好看。

裹着雪白的华裘,脚上穿着翠色的锦靴,一把嫩翠色的伞,她缓缓走进雪里,那鹅毛般的雪飘在她雨伞之上,绿里泛着银光,极其引人注目。

没有华丽的衣着,这身打扮,有了几分江南烟雨的味道,在奢华贵气的皇宫如一道清泉注入,远远地看见那抹淡雅,一群男人都欣赏的笑了。

总是那最不经意的美丽最为冷艳!

燕翎越偷眼看了自家5哥,笑道:“这苏嫔娘娘虽无华妃之艳,却处处绽着光华,在不经意的时候,轻易将人的眼光吸引。”

收回眼光,皇帝落在他身上,1笑,“这句话,甚妙!”

燕翎骅立在一边,眼角流过异光,无夜有意无意睬了他一眼,皱了眉。

雪地难行,加上冬风寒利,云苏紧了紧裘袍,觉得拿着这伞倒也没多大作用,便将伞往后1丢,那嫩翠之色,便随着风儿扬起,在银白的雪光中飘远。

那景致是唯美的,刚下早朝,立在高亭楼台之上的男人们,都觉得赏心悦目,皇帝的眸紧了紧,眼光追了那翠色而去。

那越飘越远的翠绿,就像手心中握着的什么,在渐渐流逝,他有些不安,撇下众人去了凤栖宫。

云苏去的时候,很多人都已经到了,她仿佛习惯性的迟到,皇后的脸微微发红,满堂都是善意的笑声,许是有人开了皇后玩笑。

她犹豫了。

她独占皇帝这么久,怀恨她的人,应当很想看看她与分了她宠爱的皇后该如何相处吧?

她若照了自己的心思,不进去了,只怕风言风语会没玩没了,若是进去少不得要对付那些女人,1想到都觉得头痛。

她揉揉太阳穴,难受得皱了眉,不知道是那天染的风寒未好,还是新近又惹上了感冒,早晨醒来,头这么痛!

脚步在殿外,一直传进来,她回首去看,瞥见了一抹明黄,便再也不犹豫,一步踏了进去,那仓促逃窜的背影落了男人的目光,男人微微皱了眉心。

她刚进去,就有太监尖细的嗓音传唱道:“皇上驾到!”

她混在人堆里,当心的行了礼,这种场合相见,强过两人单独相处,“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皇上独独扶起皇后,“朕过来看看。”

他没说看什么,众人倒齐刷刷去看云苏的脸色,云苏稀里糊涂,现在受宠的是皇后,怎么这些人的目光还是不愿意放过她呢?

她招谁惹谁了?

“苏嫔也在?”皇帝也瞧见了她。

躲在人堆里,都躲不过,她笑了下,“臣妾来给皇后请安!”

“朕不是恩准了你,不必每日来皇后宫里请安吗?”皇帝柔声道,“你身子弱,以后没必要早起。”

“谢皇上!”她福了福,低垂着眉,没正眼瞧他。只看着他纹着祥云的衣角下摆,与皇后的极配。

这类尊贵的图案,也只有皇上皇后才配具有,连贵妃都必须皇上恩赐才可以享用,很配!与他们各自的身份一样,班配!

众人当心瞧着皇上,有些猜不透皇上的心思,这刚下朝就来看了皇后,而且掌管后宫的大权都交给了皇后,可见皇帝对皇后的态度改变了

可瞧着皇帝对苏嫔,那热忱与恩宠仿佛没有改变。

“皇上过几日不是要出宫吗?这要处理和交代的事情如此之多,怎么还刻意过来?”皇后轻轻依靠在皇帝胸怀,手轻轻拉了他的衣袖。

皇帝温顺瞧了她一眼,“你昨晚累了,我让仇予吩咐厨房熬了燕窝过来,你多吃些!”

“你让仇予送来就好,何必亲自过来?”皇后娇羞1笑。

所有人,都没在听皇后的话,一心落在了那句不经意的,皇上过几日要出宫,尹贵人大着胆子朝皇帝笑道:“皇上出宫是要去北郡吗?”

皇帝冷了眉,朝她一划,“朕,什么时候说过?”

尹贵人1堵,咬了咬唇,“臣妾,才听皇后说的。”

“皇上息怒,都是臣妾嘴快,昨儿个您才嘱咐臣妾的,臣妾就忘了!”皇后弯膝就要下跪,皇帝扶住她,“不碍事!”

皇帝,果然是要出宫的。

云苏眨了眨眼睛,才抬头去看了他一眼,不看还好,一看竟然发现那人也在看她,而且眼中带了促狭的笑意。

他出宫,与她何干!

她赌气地想。

“倒是本宫连累了mm,其实都是自家姐妹,皇上要微服出宫视察北郡之事,告知姐妹们也无妨的!”皇后软言细语。

皇帝才松了眉,“此事,不可外传!”

“是!”众宫妃俯身行礼,心里都暗自有了计较,明面上自然是不可能去外传了皇帝的行迹,也背后,也有自己的打算。

微服私访,他不是不打算让宫中之人知道吗?怎样现在倒自己承认了?她不相信,那是皇后真的口误,也许只是他借皇后之口,将此事无意间散布。

皇帝难得好耐心地与众宫妃说了几句话,才离开凤栖宫,他离开便离开吧,干嘛还丢下一句话。

“苏嫔陪朕去给母后请安吧!”

在料想和质疑下,她跟在他后面出去,远远地跟着,她不打算靠近,他也不打算等她,两人一前一后,走着。

皇上只是带了仇予过来,仇予拿着伞,遮去落在皇帝身上的雪花,而她带着铃儿,那伞已丢了,两人顶着大雪。

越走,头越痛。

那寒气越来越密集地袭过来。

她不想示弱,咬牙撑着,他的腿细长有力,一步迈出她常常要迈两步才能委曲跟得上他的速度,他的步子也快,她愈来愈费力。

渐渐的,还是离他愈来愈远,这类去追逐他脚步的感觉很累,她咬着一口碎牙,停下了脚步,连手指尖都冻得发紫了。

她1停脚步,那人也停了脚步,没有回头,好似在等她。

她咬了咬牙,走了几步跟上,他还是没动,她立在他身后一步之遥,不愿意再靠近,那人回了头,平淡的脸没有表情,只朝她伸了手。

温热的大掌,跟想象中一样干燥舒服,她却没有伸手过去,将手往袖子里缩了缩,乖巧地站在他身边。

他不悦,霸道地伸进她的袖子里,拽住她的手,冰冷如雪,他沉声训道:“还跟朕逞强?”

“皇上,这里没有其他人,你没必要这样!”她抽回手,态度坚决。

没有外人的情况下,又何必这样呢?他不累,她累!

皇帝沉了眼眸,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
那话像是真在问她说什么,她再傻也不会认为这样精明的男人,没听清她的话,她咬了咬嘴唇,“你说过,讨厌我的虚情假意,我也一样!”

将手笼入袖里,她迈开步子,倔强地在雪里前行,留给他的是一个娇小的背影,那细弱的肩上扛起了风雨。

有趣!

皇帝跟上,走在她的身后,天之骄子走在一个女人的背后。

连仇予都有些冷汗冒出,这若被朝臣看见,这英明神武傲然卓拔的皇帝呀!

像是知道他们要来。

太后穿一身暗红色的锦服抱着暖炉在与人下棋。

下棋之人,是一名男子,从云苏这个角度看去,只能猜想是个青年。

她在门口停住,等着皇帝先入殿中,皇帝却偏偏牵了她的手,在众目睽睽之下,她不能扫了他的面子,谁让她遇上个九五之尊!

“母后好兴致!”他开朗1笑。

她却只能俯首行礼,“臣妾云苏,给太后请安,太后万福金安!”

“快来给母后瞧瞧,这棋怕是要输了!”太后兴趣很高,朝皇帝招了招手,一门心思又扑在了棋盘上。

皇帝松开了她,走至案几边,坐在太后对面的男子连忙起身,“臣弟给皇兄请安!”

“在母后这,兄弟之间便没必要多礼了!”皇帝随和1笑,仔细看起了棋盘,那模样认真,到更衬得他丰神俊朗。

太后宫里的宫女,都纷纷偷眼去瞧,个个的脸蛋微红心神荡漾着。

云苏百无聊赖的坐在了椅子上,接了莲蓉递过来的茶,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,总能感觉一束眼光,肆无忌惮地盯着她。

她顺着那眼光狠狠划过去,燕翎骅这变态!

“皇上果然厉害,这哀家的窘境被你一招就给解了,好好好!”太后很是欢乐,朝燕翎骅说,“你可得多向你五哥学学!”

燕翎骅大笑,“5哥睿智聪明,自小就是兄弟当中拔尖的,臣弟哪敢跟皇上相提并论?”

虚情假意!云苏冷嗤。

燕翎骅朝她看了一眼,“五哥也别光顾着帮着母后打败我,当心冷落了苏嫔娘娘!”

“六弟没必要挂念,她最会自娱自乐。”皇帝轻笑,那语气像是极懂她的,亲厚无间得有些撩人。

燕翎骅奇特1笑,又朝她瞧了瞧。

云苏恨不能回瞪回去,在暗暗磨牙。

“皇上专程过来,是为了微服私访北郡之事吧?”太后命人将棋盘收了,专心与皇帝说起正事。

皇帝颔首,“朕选了几个随行之人,想让母后帮忙瞧瞧,是不是妥当!”

仇予闻言,将一张写着名单的纸递给了太后,太后随意扫了几眼,笑道:“皇帝选的人,自是妥当的!”

“朕想着年关将近,早去早回!”都说皇帝孝顺谦恭,果然不假,见他与太后说话,都是和颜悦色,一丝皇帝架子也没显弄。

“皇兄打算什么时候动身?”燕翎骅关心相询。

“朕打算明日动身,朝中之事已交由两位丞相处理,后宫中还请母后打点!”皇帝刻意朝他1笑。

燕翎骅心一动,克制不住地朝云苏深深看了一眼,皇帝明日动身,那她还能往哪里逃?顿时心痒难耐,他灌下口热茶才委曲压了那燥热。

皇帝似笑非笑,朝云苏道:“你不是有事求母后吗?”

他的名单里,没有她?云苏咬了咬唇,起身朝太后俯身行礼,“臣妾有一事,想求太后恩准!”

“哦?”太后挑眉,“说来哀家听听。”

“臣妾逐日挂念北郡百姓,想着他们雪窖冰天的挨饿受冻,臣妾夜夜难眠,臣妾盼着能去北郡瞧瞧,虽不能尽微薄之力,但也能略表情意。皇上微服出巡,臣妾也想在身边时时服侍着,求太后娘娘玉成!”

她言辞恳切,说到最后那几句,肉麻违心得让她阵阵发抖。

“这事,你得求你的皇上!”太后1笑,不置可否。

云苏眨了眨眼睛,朝皇帝哀求道:“皇上,就让臣妾跟在皇上身旁服侍吧!”那样子,很像撒娇的嫔妃,在求着恩宠。

皇帝1笑,“这后宫嫔妃出宫并不是小事,朕应了你,也得求得母后同意!”他看向太后,又将决定权抛出。

她于北郡有功,上次捐赠一事,北郡传来消息,效果非常好,百姓对皇家感恩戴德,比拿了赈灾银两还胜。

这样的要求不好让人谢绝,皇帝瞧了云苏,她的办法都不如她人一般——笨拙!

太后微1沉吟,“皇上都已恩准,哀家也不好太过阻扰,只是……”

“母后没必要担忧,朕会打点妥当!”皇帝1笑,接了话茬,也堵了太后的谢绝。

太后只能做个顺水人情,“如此便好!出门在外,皇上一切当心,苏嫔一路好好服侍皇上,若有功劳哀家一定有赏!”

“谢太后娘娘,臣妾谨记太后教诲!”云苏欢喜,行礼变得干脆利落。

皇帝说还有事情要交代,便带着云苏离开,转身离去时,那道灼目的光又烧在背上,让她火气四起。

待人走后,燕翎骅咬牙道:“母后!”语气有抱怨之意。

太后冷冷看了他一眼,“太放肆了!”他那眼神,她都瞧得分明,皇帝能不知?但又怜惜他,叹道:“你若沉得住气,她早晚也是你的!”

燕翎骅大喜,“儿先谢母后玉成了!”他跪了地。

太后将他扶起,“也不知那女人有甚么好,将你们个个迷得七荤八素的,你是我亲mm的儿子,从小又寄养在我脚下,我自是当你如亲儿的!”

“儿也当母后是亲娘!”燕翎骅是太后的mm与皇帝之子,无奈其母妃命薄,生下他就香消玉殒了,从小寄养在太后脚下抚养,她也待他极好。

“儿若能如愿以偿,一定加倍孝敬母后!”燕翎骅阴狠的眼,闪过势在必得的得意,等几日也无妨!

匆匆出了宫,一路骏马疾驰,闯入他在皇城的别院,急切地冲入了庭院,园中妻妾们正在玩笑闲谈,见了他都纷纷起身,“王爷吉祥!”

他阴冷的眼在园中一扫,直接盯上了1面容姣好的女子,那样子有1两分像云苏,他走了过去扣住她的手段,“跟本王过来!”

云瑶愣了愣,其他妻妾也都瞧着王爷。

王爷近来得了几个新宠,这入王府都快一年的云家庶女云瑶,早就被他抛诸脑后,怎么本日这么急切找她?

见云瑶还愣在那,燕翎骅只觉得有一把火在心中烧着,他弯腰一把将她扛在肩上,直冲向卧房。

云瑶又喜又惊,王爷冷落她快有半年了,她伸手勾住他的脖子,在被他压下时娇弱的唤了1句,“爷……”

好不容易,才又得了宠爱,只是不知他这样急切的欲望,从何而来?

她睁开眼睛,窃窃地看了他一眼,那眼波含情脉脉,勾人心魄,燕翎骅却忽然不喜,一手遮住她的眼,“闭上!”

她只能闭上,窃以为这是他新出的花样,心里还暗暗自喜。

他忽然起身离去,“改日,再来!”

云瑶呆了。

可悲!

她认命地起来,整理好自己。

昨晚见了母亲,一直听她抱怨着,爹由于云苏在宫中受宠,夜夜宿在大夫人房里,母亲说她不争气,她若能第一个怀了王爷的孩子,身价也该涨一涨了!

虽然,不如那女人!

静坤宫外。

雍宁宫与凰腾宫,是同一方向。

云苏咬了咬牙,朝皇帝1福,“臣妾告退!”转身,往他相悖的方向而去。

手,被抓住,她硬生生被拉了回去,皇帝瞧着她,“去哪?”

她垂着眸,“臣妾去看看华妃!”记得,花澡宫是往这边。

“朕怎样没有听说过你与华妃还有交情?”皇帝仍旧盯着她。

她想了又想,咬唇道:“臣妾纵横捭阖!”

“哦?”皇帝扬了扬眉,勾出几分兴趣来,“什么时候,你也与这宫里的女人一样了?”

云苏愣了,猛然抬首,“皇上觉得我与他们不一样吗?”

“你既然想与朕一起出宫,就不能这般态度!要知道,朕可以决定你的去留!哪怕,已出宫,朕还是能将你送回宫,信吗?”皇帝居高往下俯视着她,眼角都是主宰生死的傲气。

云苏怒目切齿,他又在威逼她了!上次,被他这样一威逼,她很没出息地吻了他。这一次,休想她妥协!

就在她还在低着头左思右想时,一只手伸到了她腰上,用力一揽她被迫抬起头,还没有来得及反应。

1抹温热,附在了她的唇上,那是皇帝的薄唇。

他仿佛不急,轻轻在她唇上展转,若有似无地摩擦着,那样子像是在等待她为他敞开,自愿地敞开。

她也倔强,哪怕那大手捏得腰间酸痛,她也牢牢抿着唇,丝毫没有要松开的意思,那温热湿腻的感觉,触到心底都在发痒。

他顿了动作,轻抬了脸,垂眸瞧着她,只见她紧紧闭着眼睛,那唇用力抿成一条直线,嫣红的唇瓣在轻轻颤抖。

他轻笑,声线爽朗,她疑惑微微将眼睛睁开,却瞧见了他眼底深沉的欲望,她吓了一大跳,用力将他一推,却没有推动他,反而是自己后退了好几步。

一个踉跄,她跌倒在地。

他立在她眼前,垂下脑袋看着地上的她,“今晚,来雍宁宫!”

甩了袖,他笔挺离去,那坚韧修长的背影,在耀白的雪里,显得格外的冷。

铃儿站得老远,此刻急匆匆地跑过去,“小姐,有没有跌伤?”

“没。”云苏起身。

铃儿皱着眉,声音有几分颤抖,“小姐,铃儿觉得皇上对小姐怎样……”看见云苏嘴角溢了苦笑,铃儿住了嘴巴。

也许,小姐选择离开,是正确的!

自古,帝王无情!

回了凰腾宫。

清妍在门口翘首以盼。

云苏以为有事,结果清妍只是笑道:“娘娘别急,奴婢只是担心娘娘在外面受了气,才在这里守着!”

皇后受宠,云苏过去请安,免不了会遭到那些女人的嘲讽,幸亏皇帝去了,否则刺耳的话估计少不了!

皇帝……云苏摇摇头,他怎么可能是为了自己而去?

“恭喜苏嫔娘娘,今儿个内务府把您的例银送来了,嘿!竟然,是嫔位该得的全部例银,等于之前送来的贵人位份的例银,是孝敬您的了!”秦德海见了她,巴巴地靠了过来。

“知道了,有劳秦公公一直打点内外事务!”云苏朝清妍望了一眼,清妍拿出几个碎银子,赏给了他,他拿了高高兴兴地走了。

清妍不屑瞥了他一眼,“他倒也算办了件好事!娘娘可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小云子?我让秦德海千方百计把他给调过来了!”

“就是你那个帮助照顾无夜的同乡吗?”云苏有些印象。

“正是!”清妍高兴,“清妍在宫里,奴才中间也就他这么一个信得过的人,见他也是忠厚老实的人,便调到我们宫里来了!”

“挺好的。”云苏也笑了,替清妍高兴,“这下子,你也有个伴了!我听说他之前是在殿外打扫的,可见也清贫!”

“是啊!”清妍激动地一把跪地,“清妍私自做主,还请娘娘责罚!”

“责罚甚么?”云苏拉了她,小声道:“这凰腾宫,除铃儿,我也就把你当作自己人,如今多一个自己人,如何不好?”

“娘娘!”清妍眼睛含了些泪水,她知道云苏压根不在乎这些,只是单纯想要成全了她!她坚定道:“奴婢与小云子一定会忠诚于您的!”

“谢谢你,清妍!”心中一阵感动,云苏连声音都有些梗咽了,她想着逃出宫去,一心只记得带着铃儿与无夜。

清妍心心念念只为她着想,只是出去请个安而已,就算受了气,她也不会拿奴才们撒气,所以没有人会在乎这些。

惟有清妍,这么大冷的天,不在屋里带着,硬是站在那儿等着她,只为看看她可有受气!

惭愧了。

清妍湿润了眼睛,“娘娘,奴婢在宫里数年,从未见过您这样好的主子,能给您当差,清妍心里是高兴的!”

云苏伸了手,用手绢擦了她流在眼角的泪,“哭甚么?还不叫小云子过来请安,还想不想要赏赐了?”

清妍笑着擦了擦脸,匆匆走过去,在一个低着头打扫的太监头上拍了拍,“主子回来了,请安要紧!”

那太监丢了手中的扫帚,朝四周一望看到了云苏,低着头走上前,“奴才小云子,给主子请安,主子万福金安!”

“好,赏!”云苏四周望望,只有清妍在那,若是让清妍拿出银子来赏倒不好,直接从身上取下一个玉镯子,递给了他。

小云子一看,那翠绿翠绿的玉,高贵绝伦,忙摆手,“奴才,受不起大礼!奴才冬季里,被褥太薄,求主子赏床被褥吧!”

云苏扑哧1笑,为他的坦率。

清妍脸色红了红,拉了把小云子,训斥道:“哪里有你这样说话的!”

小云子抬了头,虽比不上仇予朱唇皓齿的好看,也没有无夜清秀,倒也算眉目端正,乍1眼看过去,与清妍有几分类似。

她玩笑道:“你这个性,我喜欢!我看你,倒与清妍很像,不会是姐弟吧?”

清妍吓了一跳,“主子可不能乱说,这宫里忌讳!”小云子也连连磕头。

云苏不知道忌讳什么,见他们紧张也便不说了,只是吩咐清妍给小云子一床新被褥,然后再给他做身过年的新衣裳。

小云子欢天喜地。

午睡起来,天色都暗了,也不知是冬季天色容易黯淡,还是时辰真的不早了,她静静躺了会,毫无睡意了。

惦记着皇帝的话,挑开了帷帐将头探出去,“铃儿……”

无人应,珠帘外,似有人声,浅浅的呼吸,在静谧的屋子里也很清晰,她只道是清妍,便直接吩咐,“清妍,你让秦德海去趟雍宁宫,就说我身体不舒服,晚上不过去了!”

她放下帷帐,又想起一事,连忙挑开帷帐,“还有,别忘了问问皇上,明天在哪集合?出宫需要带点甚么?”

秀目一瞟,发现1抹月白在床尾处,那精致的布料和那双男人的鞋,她喉头紧了紧,惊慌抬了头,对上那双沉不见底的眼,她喉头一动,说不出话来。

原来,是一身轻闲装束的皇帝!

“朕见你身体舒服得紧,就连午睡都睡了足足两个时辰!”皇帝眉梢极冷,嘴角那若有似无的笑,还在。

两个时辰了,难怪天色这么暗,云苏放手任帷帐落下,裹在被中顶撞,“就是由于身体不舒服,才睡这么久嘛!”

那帷帐落下,在轻轻飘荡着,一波一波的痕纹,皇帝的就被搁在帷帐之外,模糊看得见里面女人疲倦的脸。

手渐渐捏成拳头,她已被他惯得放肆异常了,他竟然还一再宠惯着她,嗤了1声,他转身即走,“明日,朕便出宫了!”

朕出宫?那她呢?

她弹跳而起,那人已转身走了,看着房中那高高的奏折,她披了衣服起来,寻了出去,皇帝已走了。

仇予在门外,朝她请安,“娘娘,容奴才进去拿奏折!”

“不必!”云苏挡住了他,“我替皇上送过去!”

瞧这天气,他应当用过膳了,也不知他是什么时候过来的,云苏穿了披风,连头发也未挽,抱着那堆奏折出了门。

外面,在飘着雪花,寒风1袭她冷。

仇予跟在她身旁,打了伞替她遮去了湿冷的雪末。

她小声问他,“皇上怎么了?”

仇予举着伞,既遮去雪花,又不会靠她太近,他瞧了她一眼,笑道:“奴才,不敢揣测圣意!”

既然不敢揣测圣意,他是不是也该诚惶诚恐一点,怎样还恰恰这样笑一下?云苏咬咬牙,那妖孽身边的奴才,都这样妖孽。

仇予的嘴,比什么都紧,想从他嘴里套出话来,下辈子吧!

她加快速度,趁那男人还没有把火气加大到足够取消她出宫时,赶忙去讨好讨好。她轻叹,就当是讨好,权利交换而已!

雍宁宫的门开着,无夜守在外面,里面的灯很亮,还记得上次进去看到了甚么?她不敢造次,乖乖等在外面。

无夜看了看她,“娘娘,进去吧!”

云苏奇怪,无夜笑道:“皇上吩咐,您若来了,就让您进去!”皇帝要领着她出宫的事,他听说了,想随行却不敢说。

即使不能同行,她若能如愿以偿,他也是心甘情愿的。

云苏点点头,牢牢看了他一眼,抱着东西进去了,她是要他寻机会陪皇上出宫,而她也会想办法。

殿内,有人在说话,可她最早闻到的,是饭菜的香味。

她的进入,齐刷刷的眼光盯着她,一束让她紧张,是皇帝的,一束让她讨厌,是燕翎骅的。她乖乖请安,“皇上吉祥!”

她这份乖巧,只在人前有,皇帝冷冷1笑,朝她道:“这么晚了,过来何事?”

她呛了一口,不曾想到他这话这么锋利,恍如她不该来,又明明是他让她来的,还是习惯他那宠溺的模样,哪怕只是假的!

其他人都奇怪望着这对帝妃,软言俚语是皇帝一向对她的态度,此刻僵硬了语气,是怎么了?燕翎骅也望了过来,她连发都没有挽……

“臣妾,给你送奏折过来!”她将怀里的奏折放在御案上,才折回来说道。

皇帝也不瞧她,“既然送来了,就回去吧!”

云苏气恼,他是故意的!让她在人前难堪,还想逼着她服软卖乖,成!小女子能屈能伸,她大胆朝他过去,“皇上,我饿了!”

也不顾,这里面坐着许多人。

男子造假伟哥

viagra代购

西地那非市场价格

万艾可多少钱_伟哥多少钱一粒?哪里有卖???

标签